互联网

女员工被逼陪酒遭侵犯,阿里淘鲜达是个什么样的业务?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      2021年08月08日 22:07

导语:在这位认证员工的匿名信中,提到了其多次向公司寻求处理却无反应的阿里高管名单,其中涉及阿里淘鲜达LKA负责人、淘鲜达BU负责人、同城BG负责人以及HRG。

震惊、气愤、羞愧,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如此形容近期的女员工遭侵犯事件。

8月8日,阿里巴巴首席人力官童文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以及涉事的济南华联分别对此次事件进行了回应,双方均表示涉嫌员工已停职,警方介入调查。

8月7日,阿里巴巴内网出现了一封员工自述帖。根据自述帖的内容,7月24日至7月26日杭州台风期间,这位供职于阿里巴巴淘鲜达业务的女员工被直属领导曲一(本名王成文)要求到济南出差。7月27日,该员工至济南出差后相继遭到了客户济南华联张国以及王成文的侵害。随后,这位女员工在阿里巴巴内部多方求助无果。

在这位认证员工的匿名信中,提到了其多次向公司寻求处理却无反应的阿里高管名单,其中涉及阿里淘鲜达LKA负责人、淘鲜达BU负责人、同城BG负责人以及HRG。

阿里巴巴旗下的淘鲜达业务所在的同城零售近期刚迎来了较大的人事变动:7月2日,张勇通过全员信的方式宣布成立新的天猫超市和进出口事业群,由天猫超市和天猫进出口事业群组成;高德、本地生活和飞猪,组成本地生活服务板块,俞永福代表集团分管,李永和担任本地生活事业群总裁。

员工匿名信中所提到的“同城BG负责人”正是花名为老鼎的本地生活事业群总裁李永和。从新的架构体系来看,淘鲜达业务是阿里今年新成立的本地生活三位一体(高德、飞猪、饿了么)业务、即同城零售板块的旗下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阿里巴巴已将天猫超市独立为单独的事业群,和天猫事业群平级。彼时,天猫超市和淘鲜达、盒马并称为阿里同城零售战场的三大业务。为了做好阿里的线上商超业务,曾任京东商城仓储部总负责人的李永和被招进阿里。在阿里的前半年里,他曾做过张勇的CEO特别助理,2018年11月底开始担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

从今年7月的架构变动来看,天猫超市与天猫合并,淘鲜达则被归于饿了么、高德为主的同城业务。天猫超市与淘鲜达曾经是密不可分的两个线上服务,一个负责标品、另一个负责非标品,针对的都是零售商超的线上订单,二者在今年的组织架构变动中虽然分列两个不同的事业群,但从过去两年的业务发展来看,李永和都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存在感微弱的淘鲜达

“你问很多阿里巴巴员工,我想大家都没法准确回答上来淘鲜达是什么。”一位在阿里工作多年的员工这么说道。

女员工被侵害事件曝出后,一位阿里巴巴电商业务的在职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很长一段时间内,淘鲜达都是与天猫超市并生、存在感颇于微弱的一个内部项目。这样的内部赛马项目在阿里体系内有很多,以致于员工们对这个业务模式也没有很明确的认知。

从业务形态来看,目前的淘鲜达是天猫上生鲜到家的一种,采用的履约方式是半日达、一小时达模式。消费者购买淘鲜达入口内的商品时,系统会提示“该商品由xxx发货”,这是由于淘鲜达的业务性质是通过和大润发、家乐福、每日优鲜等零售商达成合作,利用别家的物流和仓储资源,进行快速匹配、配送生鲜到家的服务。

从本质上来看,淘鲜达的业务是“做平台”,将传统线下零售商超所不擅长的线上订单一手抓,把阿里系大润发、欧尚,外部的家乐福、逸刻等商超品牌融合在淘鲜达的流量入口中,阿里巴巴对此的设想是,用淘宝的天然流量带动这些商超的线上订单,一方面为线下实体零售商超做线上订单,另一方面完善阿里自营的生鲜到家业务。

不过,淘鲜达所面临的问题是,阿里巴巴做生鲜没有自营的基因,对外,有京东到家、美团闪购的市场份额挤压,对内,淘鲜达则和天猫超市一起面临着业务的“品牌性”不够的问题。

“盒马、淘鲜达、天猫超市全是烧钱的业务,但盒马好歹做出了自己的风格,淘鲜达有什么呢?根本没有培养起用户心智”,上述电商业务的员工这么评价淘鲜达在阿里内部的尴尬地位。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的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本地零售商超O2O市场份额,京东到家以25%位列第一,业务覆盖超过1500个县区市,活跃用户超4600万,活跃门店超11万家,年度总成交额超过280亿元。

相较之下,淘鲜达的数据披露就简略多了:截至2020年,淘鲜达平台有超过50家的实体零售商入驻,上线超过2500家门店,而这个数字甚至没有进入阿里巴巴的年度财务报表——众所周知,阿里巴巴每一年的年报中,选择性披露的都是增长较为可观的业务,淘鲜达成立至今都未进入过阿里巴巴的年报。

一方面是市场份额过低的困境,一方面又是内部对于生鲜到家业务的重视,对淘鲜达的业务人员来说,签下某个地区的本地零售商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业务里种种难题并存、高层不断施压、企业文化价值观扭曲的背景下,发生了这位淘鲜达的业务员被迫“陪酒”甚至被侵犯的恶劣事件。

淘鲜达背后是阿里的什么棋?

阿里巴巴对线上零售商超的重视可以追溯到2017年,阿里经过三年多次收购银泰股权后,以73.79%的份额成为银泰商业控股股东。同年,张勇在出席银泰三位一体大会时表示,零售和科技之间的化学反应才能催生新零售,他提出零售企业要拥抱互联网,并和具有大数据技术的科技公司合作才能有未来。

作为新零售概念的提起人,阿里巴巴随后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新零售改造。张勇称,盒马是“平底起高楼”,银泰则是“旧城改造“。他还解释,新零售并不是简单地把零售搬到网上,而是让零售企业重构适应新零售的生产关系,包括重构品牌和消费者关系,重构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关系,重构企业内部的关系。

“旧城改造”这个概念虽然只在银泰的项目中提到了一次,却也是理解阿里对线上商超业务布局的核心关键词。所谓的“旧城”指代的是传统零售商超的线上业务和流量分发体系,“改造“则是阿里利用自己的大数据和中台把各家的产品笼络到一个流量入口的做法。

一位阿里巴巴核心电商业务的员工解释,阿里巴巴从淘宝、天猫走来,深知自身最擅长的事情是做平台、做导流,在“自营商超”业务上并不具有优势,甚至可以说是缺乏自营的基因。

在大快消、生鲜零售领域,阿里并不擅长做仓储和配送,因此,把现有的零售商超接入阿里的系统,使用传统零售商超的仓储物流,由阿里来进行流量分发就成为了现阶段的最优解——这样的业务形态被分为了两块业务,在小家电等标品品类,阿里做出了天猫超市,而在生鲜、蔬菜瓜果等非标品品类,淘鲜达应运而生。

在张勇的布局中,打通大润发、欧尚、盒马甚至社区电商买买菜(MMC)的供应链是阿里新零售的重要动作。理想状态下,阿里生态中的所有线上电商业务的供应链都是互通的,以时间为分水岭,分为半日达、次日达和三日达三大种类,三种业态分别代表的是天猫超市、社区电商和淘宝。强大的中台进行流量和数据分发,把每一个订单最适合的发货地匹配出来,以此做出整个阿里生态的电商壁垒。

难题在于,标品可以统一中心仓进行自营,非标品却非常依赖供应链、冷链和物流资源,阿里巴巴不可能在非标品上做出闭环,只能靠地区性的零售商提供供应链资源。这样的工作反映到业务和个人层面,正是女员工被侵犯事件中,台风天还要出差至济南陪酒的残酷现实。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掌评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掌评官方微信公众号